老师好棒再大点|嗯同桌再深一点我要你

发布:

高峰知道了林芳经验丰富的事实,也只是微微失落了片刻,就沉侵在林芳熟练的技术中,迷恋在林芳完美的娇躯上。

头条新闻 http://www.itvgov.cn

有这样漂亮的校花青睐自己就不错了,无论是不是处女,高峰觉得都值得自己永远的宠爱,上天已经非常眷顾自己。

云雨初歇,林芳在高峰健壮的胸膛上画着圈圈,吃吃笑道,“高峰,你会不会永远爱我?永远保护我?”

“会!”高峰使劲点了点头,仿佛是在宣布最庄重的誓言,“我会永远对你好,生生世世,永远永远!”

“我们毕业了就结婚好不好?”林芳又说。

“好!”高峰郑重的答应了。

林芳满意的笑了,再次爬上了高峰的身躯……

当时单纯的高峰不知道,林芳选择自己的原因是在投机,觉得自己学习好,是潜力股,一旦毕业就肯定能大展宏图。

第二天,两人就确定了恋人关系,如胶似漆的坚持到了大学毕业。

期间也有人嗤笑高峰是接盘侠,将富家子弟的玩物当作心肝宝贝,但是高峰却不不以为然,认为自己得到了世界上最美好的女人,尤其是林芳跟了自己就再也没有和富家子弟有过纠缠。

一直到了大学毕业,两人立即就结了婚,如胶似漆,恩爱无限,虽然临时没有房子没有车子没有票子,但是有情饮水饱,也着实过了段幸福恩爱的日子。

然而,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。

蜜月过后,就面临着生活的压力,两人同时出了家门为工作而打拼。

林芳因为年轻貌美,求职的时候大占便宜,如愿以偿的进了临海市最著名的金山集团工作。

而高峰,却时运不济,屡屡受挫,短短半年就换了好几个工作。

无论工作是否能坚持,生活都要继续,高峰望着林芳在公司里如鱼得水,自己的压力却越来越大,只好做了极速骑士,虽然又苦又累,工作时间又长,但是收入还算可观。

就这样过了两年,高峰还是宠着林芳,林芳却越来越不满足,经常将高峰和年轻有为的男性同事相比较,越来越觉得高峰窝囊没有能耐。

高峰为了挽留林芳的心,只好处处忍让,林芳却越来越变本加厉。

最终,林芳还是提出了离婚。

虽然高峰不愿意,但是为了男人的尊严,还是签了字,再次回到了单身汉的状态。

林芳走了,没有带走一丝云彩,只留下了永远的伤害。

一直到了现在,高峰还没有从离婚的打击中恢复过来……

良久,高峰的思绪回到了现实,知道往日不可追了,现在的林芳还是昔日的林芳,还是以前那个喜欢投机倒把的林芳,但是自己却不是当初意气风发的自己了。

这时候的高峰才明白,一直以来林芳都喜欢投机倒把,大学喜欢富家子弟是这样,知道富家子弟根本就靠不住,才只好将目光转向了有潜力的自己同样是这样。

后来发现自己几年都没有崛起,就坚决的选择了移情别恋。

这种女人,根本就不值得喜欢。

可惜大学时期的高峰根本就不明白,直到现在才知道自己傻的天真,却已经伤痕累累。

高峰想到这里,终于大彻大悟,完完全全对林芳死了心,不再留恋这段失败的婚姻,就当是做了个美丽而又苦涩的梦。

这时候终于想到林菲含怒离开,立即拨打了林菲的电话,却发现林菲出去的匆匆,电话竟然忘记了带。

高峰知道林菲肯定没有走远,立即骑着机车出了家门,满大街上搜索着林菲的倩影。

林菲出了家门,望着满大街上闪烁的霓虹灯,越想越是委屈,蹲在路边抽泣起来。

虽然知道姐姐早晚都会发现自己和姐夫的恋情,但是没有想到来得如此之快,更没有想到姐姐的反应是如此之大,甚至第一次打了自己。

对此,她非常的不解,要是姐姐没有离婚,当然有理由阻止这段不伦之恋,但是两人都分开了,为何还要阻挡自己?

这实在是太霸道了!

真不知道姐夫这几年是如何过的。

想到姐夫对自己的好,林菲的心再次温暖起来,尤其是姐夫接连两次救了自己,实在是自己的英雄。

虽然姐姐不同意自己和姐夫的恋情,但是林菲根本不悔,更没有结束这段感情的想法。

既然姐姐想要干涉,就随便干涉好了,俗话说好事多磨,自己和姐夫根本能走到最后,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恋人。

就在这时机车轰鸣,一辆机车停在了自己身边,果然是高峰风尘仆仆的来到了,拼多多推广联盟 多多进宝微信赚钱平台,立即跳下机车来到林菲身边,神色焦急的问道,“菲菲,你没事吧?”

林菲望着高峰高大魁梧的身影,再次感觉到了委屈,情不自禁的扑进了他的怀里呜呜哭了起来。

软玉温香在怀,就像搂着温软的棉花团,高峰的心仿佛都要碎了,暗暗发誓要好好保护怀抱中的女孩。

温热的娇躯散发着幽香,散落的青丝就在高峰鼻端,忍不住的使劲嗅了嗅。

 老师好棒再大点|嗯同桌再深一点我要你

这时候,无关欲,有关情。

良久,林菲停止了哭泣,终于发现自己趴在高峰怀里,鼻孔里满是男子汉的醇厚味道,立即俏面发红的推开了高峰,下意识的问道,“姐夫,姐姐呢?”

“走了。”高峰实话实说,却没有说林芳对自己的警告。

“姐姐实在是太霸道了,我再也不想搭理她了。”林菲委屈的说,还为姐姐打自己的事情耿耿于怀。

“这不怪你,你姐从来就是这种人,我们都不要搭理就是了。”高峰安慰林菲说,对前妻的性格当然了解。

反观之,林菲关键时候站在自己面前,勇敢的面对自己的亲姐姐,对高峰留下的印象非常深。

由此可见林菲非常善良,绝对和林芳是不同的性格,当初自己真是瞎了眼,竟然选择了林芳做妻子,早知道这样就该选择林菲了。

当然,这只是随便想想罢了。

毕竟,林芳和自己是大学同学,还是结婚的时候才认识的小姨子菲菲。

都是造化弄人……

……

……

林芳的新家位于临海市的繁华地段,是套两居室的房子,虽然平方不大,但是装饰的极其奢华,而且位于临海市的繁华地段,价格自然不菲。

这套房子和宝马和名贵衣服一样,都是金山集团的某个大人物送的礼物。

自从勾搭上了杜金山,林芳就过上了锦衣玉食的日子,就像是阔太太,仿佛拥有了整个世界,这套房子,楼下车库的宝马车,梳妆盒里的金银首饰,衣柜里的名贵服装……

不仅仅是金钱,还有至高无上权力。

金山集团是临海市的龙头企业,她原本是集团的普通员工,但是自从上了董事长杜金山的床,现在已经晋升为集团副总,凌驾于无数普通集团职工之上。

除了杜金山的年纪大了,在床上的功夫不如前夫高峰,林芳想得到的东西都得到了。

但是想到妹妹和前夫的奸情,林芳就有股子杀人的冲动。

不错,她不觉得是恋爱,而是认定为奸情,因为她根本就不相信恋爱,认为男人和女人之间就只有奸情。

读大学的时候,她就明白了这个真理,一直这样做的。

虽然自己和高峰已经离了,也懒得过问高峰的苦逼日子,但是绝对不能容忍自己的妹妹和高峰相爱,因为这样预示着自己的颜面尽失。

无论是谁都行,就不能是林菲,自己的亲生妹妹。

当然,她还是太不了解自己的亲妹妹,不知道林菲思想保守,根本就不准高峰婚前试爱。

现在高峰为了妹妹竟然打了她,林芳完全被仇恨蒙蔽了双眼,她觉得自己无论如何报复高峰,挽回自己的颜面。

至于如何报复,身为大型集团的副总,手中能用的资源当然不算少,这根本就不算事儿。

林芳想到这里,直接拨通了某个社会混混头子的电话,“两万块,你去教训个人……”

……

……

高峰不知道前妻准备对自己报复,第二天送完林菲上学,就要到公司上班,就被几个混混围住了。

带头的青年,耳朵上带着金闪闪的大耳环子,朝着高峰问道,“你就是高峰吧?”

“你是?”高峰面色警惕的问,隐隐觉察到了不对劲。

“是就对了,兄弟们打!”耳环青年笑了笑,立即命令几个小弟对高峰动手。

高峰想要还击,但是对方人太多了,几下子就被打倒在地,只好捂住了头脸等重要部位,屈辱的蹲了下去。

混混儿们击倒了高峰还不算完,仍然朝着高峰身上拳打脚踢,不知道过了多久,挨了多少拳脚,暴风雨终于停止了。

高峰的身体就像是散了架,不知道骨头断了没有,倒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。

耳环青年终于满意,指着高峰的鼻子说,“有人要让我警告你,用最快的速度滚出临海,否则就不是受伤这样简单了。”

说完,扬长而去。

高峰龇牙咧嘴,检查自己的伤势,不知道骨头断了没有,却感到阵阵力不从心,就失去了意识……

林菲正在学校上课,却接到了医院的电话,知道了高峰被打住院的事情,顿时又慌又急,立即请假赶往医院。

她非常的慌乱,要是高峰出了事,她也生无可恋了。

来到医院的时候,手术已经结束了,高峰正在病房里静静躺着,面色苍白,没有血色,好像是睡着了。

身上,到处都是绷带,到处都是血迹。

“姐夫!”

林菲刚刚喊了一声,泪水就流了下来,说不出话来了。

“菲菲,我没事。”高峰强笑道,就是见不得女人的眼泪,还真害怕林菲担心自己。

“都伤成这样了。”林菲哽咽着说。

“你放心吧,好人不长命,祸害遗千年,我这人命硬,死不了。”高峰笑着安慰林菲,主要是不想林菲继续伤心。

“不要胡说!”林菲直接捂住了高峰的嘴巴,“姐夫是好人,千万不要诅咒自己。”

高峰被林菲捂住了嘴巴,只觉得阵阵幽香扑鼻,嘴唇上的小手又香又软又滑,内心微微荡漾,竟然忍不住的撅起嘴唇亲了上去。

两人同时心神荡漾。

林菲觉得高峰的唇火热,好像是烧红的炭火。

高峰觉得林菲的指尖柔嫩,仿若无骨,还带着淡淡的幽香,再望着林菲的绝美面孔,立即身体就有了反应。

他从手术室里出来,是医生帮忙穿的病号装,里面根本就没有穿内裤,裤子立即鼓成了帐篷。

林菲见状,当然知道是什么东西,别过脸去不敢再看,脸热心跳,都红到了耳根。

高峰非常尴尬,却又控制不住身体,一柱擎天的趋势越来越强硬。

一种暧昧的味道,慢慢蔓延开来。

“姐夫你真坏,都这样了还不老实。”林菲情不自禁的嗔道,面孔都成了大红布。

“这是自然现象,高佣联盟,根本就控制不住。”高峰不好意思的说。

林菲面色通红的问道,“你要不要喝水?医生说了,醒了就要先喝点水。”

林菲没有等高峰回答,还是为准备了温水和吸管,慢慢喂他喝水。

高峰见状,只好面色愧疚的任由林菲伺候,喝完水不好意思的说,“竟然要你伺候,姐夫都不知道该如何报答你了。”

“你要是想报答,可以以身相许啊。”林菲笑道,面色通红。

高峰微微惊讶,这还是林菲第一次调戏他,立即笑着说道,“我愿意。”

“你愿意啊,我还不愿意呢。”林菲笑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