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友被别人在室外调教_涂天娇 沈小桥

发布:

"切,平静地地方多了去了。哪个不比这个鬼地方好?一点灯光都没有,光秃秃地连个景色也没有。" 头条新闻 http://www.itvgov.cn

 

 

"今天下午,我就是在这里,我自己引诱把沈小桥和他的十几个打手过来,把他们弄进了监狱。到了晚上,那个值得我拼命的人却再也和我没有关系了。"

 

 

我的语气很落寞,一点没有自我夸耀的成分,也没有一点胜利的喜悦,却有些很深的痛苦。

 

 

"你和蓝教授吵架了?"涂天娇不愧是心理学的学生,总是能找到最关键的问题。

 

 

"虽然,我原本也不看好你和蓝教授在一起,但是,那只是我认为,那时候的你太弱了,和她在一起,你会被沈小桥整死。"

 

 

这是安慰吗?简直是挖苦我。我却也只能翻翻白眼。

 

 

"现在看来,你还蛮强的,高佣联盟,甚至,昨天我还认为你们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。落魄的教授,崛起的穷小子,简直会成为我们X以后得恋爱传说。"

 

 

"来,雄起,X传说!"涂天娇举起啤酒瓶就找我干。

 

 

"好,干,有你这样的朋友真好。"我仰起脖子就干了一瓶,憋得头懵。

 

 

"那么现在又是为什么吵架?你满足不了她?"涂天娇的笑话一点也不好笑。

 

 

"或许是因为她心理的障碍吧!当然也可能是因为,她本来就只是利用我。并没有投入感情。"我也很疑惑,蓝嫣然到底是怎么想的。

 

 

"哈哈哈"涂天娇听完像听了莫大的笑话一样大笑。

 

 

"喂喂,大姐大,你注意点行吗?有你这样幸灾乐祸的吗?"

 

 

"不是姐姐笑你,而是你张强太笨!"

 

 

"太笨?痴情就是笨喽?呵呵,那我就做一个大傻子好了。"可能悲极生乐,我竟然讲起了笑话。

 

 

"不是,我不是说这个意思,而是说你太笨没理解蓝嫣然究竟想说什么!"

 

 

涂天娇的话一下子吸引了我,难道她懂得蓝嫣然究竟想说什么?简直是绝望以后重新看到希望。

 

 

"你想想,有哪个女人会对一个为了自己拼命男人不动心?更何况这个男人的成长很有前途。这也是我对你们俩有信心的主要原因。"

 

 

"至于,你说的心结。今天,我在教务处看到蓝教授提交的一份实验项目申请表,看来她自己对生活重新恢复了愿景,说明她的心理恢复的不错。所以你说的两种可能都不是。"

 

 

"那么是因为什么?"我能想到的两个原因都被涂天娇否定了,我真是不知道到底该是怎么回事了。

 

 

"嘿嘿,这时候就需要女侦探涂大小姐来给你解惑了。"

 

 

我一直腹诽:"关键时候冒充什么柯南?"

 

 

"你说我相信你吗?"涂天娇并没有直接讲述,怎么补肾好,而是反问我。

 

 

我想了想,感觉她是相信的,要不然也不敢那么大半夜跑到这该死的桥这里来赴约?

 

 

"你是相信我的。"我给出回答。

 

 

"那么,如果我欠了十万块的债款,被人逼债挂在十二楼的窗户上,只要不还钱就剪断绳子,你猜我会第一向谁倾诉,寻求帮助。"

 

 

我也搞不懂怎么涉及到债款了。反正,如果我是她,我一定第一个选择选择告诉父亲。因为让谁帮自己都是让人付出的,让别人承担代价的,让别人付出,但是是人都有无法承担过多。

 

 

比如为了朋友付出生命,留下自己家里嗷嗷待哺的孩子和孤苦伶仃的新妻艰难渡过。这是很少人能做到的,也是残忍的。而且我不想让我的朋友什么为我为难。

 

 

或许,只有父母会为自己这样无私奉献了。小时候,父母养育自己,长大又为自己成家立业操碎了心。家人是最危难的时候最靠得住的人。我突然发现自己以前竟然很少想到这些,一直那么怂包,从来没想过要自己变强,更早地承担起家里的担子,或许,出了蓝嫣然,我的收获就是成长。

 

 

"爸爸"我给出了我的答案。

 

 

"很好,如果欠款十万。你会选择告诉爸爸,那么如果是一千万哪?"

 

 

一千万!我父亲工作一辈子估计也只有其中的十分之一。竟然让我父亲拿出一千万,简直是逼他去死。

 

 

"我不会告诉他的。"这是我的答案,一个很感性也是很现实的答案。

 

 

"我估计蓝嫣然就是遇到了这样一个大事。她不信任的其实是你的承担能力,她不知道到底要不要拉你一起去承担那样一件大事。"

 

 

"嘭!"我一拳直接砸在了石头上。是谁,在威胁蓝嫣然?还有我竟然误会了蓝嫣然,还对她说了那么多的气话。我想回去找蓝嫣然,问清楚一切。

 

 

我起身就要回去像蓝嫣然说清楚却被涂天娇拉回来了。

 

 

 女友被别人在室外调教_涂天娇 沈小桥

"你现在回去干什么?向她道歉?还是脱了上衣,让她看看你的肌肉,对她说:我能保护你。"涂天娇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。

 

 

对呀,我现在回去也不能改变她对自己实力的不信任,既然她已经放弃了自己,我回去也不会对我说实话。

 

 

我仔细想了想,为今之计,只有做出一番大事,让她相信自己的实力才好,这是我赢回她的唯一可能,只是不知道从哪里入手。我把我的疑问告诉了涂天娇。

 

 

"解铃还须系铃人,你先查出这个给蓝嫣然如此压力的人吧!至于这个人是谁,我没办法帮你了,毕竟我和蓝嫣然不是太熟,她最近接触了谁也不是我能知道的。"涂天娇说完又灌了一口啤酒,然后就恢复了吊儿郎当的样子,一点也没有了刚刚开导我时指点江山的样子。

"今天你不是说,传闻副校长欲对蓝嫣然图谋不轨?会不会是他?"我首先想到的就是副校长,以前就因为我成为蓝嫣然女朋友,而想开除我。

 

 

"不太可能,教授主要责任就是科研,科研经费审核什么的,都是校长亲自过手的。副校长没有权利过问,他即使能抓住什么把柄也不过是教学问题,那对一个教授全无威胁。就是一个奖金的问题,这也是我不信这个传言的关键。"

 

 

对呀,关于副校长的问题,我也听蓝嫣然说过一次,他的权利最多就是不给她评奖金。

 

 

那么,我能想到有可能的目标就只有校长了。

 

 

"你对校长了解吗?"

 

 

"不是特别了解,但是他肯定不会对你的蓝嫣然感兴趣。"涂天娇笑得很诡异。

 

 

"他是同性恋?"虽然我也不信,一个四五十的的快当爷爷的人竟然这么潮流,玩同性恋,但是涂天娇的话,让我只能这么猜。

 

 

"去去去,你以为你的蓝嫣然是小龙女呀,通吃所有男人,她也就只有你把她当个宝。"涂天娇简直把鼻子气歪了。

 

 

"校长在学校圈里简直是一股清流,清华高材生,吃喝嫖赌从不沾染,完全是靠政绩上来的。他最出名的还是她妻子。北大当年的校花,A市老市长的女儿。校长不擅长权利斗争,这么多年政治生涯顺风顺水还坐到如今的地位,靠的就是老市长的保驾护航。"

 

 

确实,这样的人怎么会对蓝嫣然有企图,即使有企图也不会明目张胆去威胁蓝嫣然的。